平生相见即眉开

【楼诚】与君初相识

@Monica 后面还有

会喷火的小甜饼与老狐狸:


之前的文,在另一台电脑上码的,被我不小心泼了水差点打不开了……


娱乐圈au还有人想看小番外吗?



宠物情人?【也许会成系列


任意门请走




明楼/明诚,微明台/曼丽


清水无差


 


1


明楼从没打算养松鼠,准确的说,是从没打算养宠物。


他当时去宠物店是替曼丽领回她的猫的。小丫头毕业旅行,把养的大脸猫寄养在明楼这,明楼工作忙顾不上,便送去了宠物店,在曼丽回来的前一天才去接回来。


明楼和宠物店的店员一起走到猫笼子前,指了指:“这只。”


一身蓝灰色毛的猫肥成一个球,扬着一张好像被平底锅敲过的大脸冲着他吹胡子瞪眼的。


宠物店不大,也可能是正赶上毕业季,好几个笼子都被堆在了过道上。明楼转过身准备去收银台结账,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稳稳落在了他脑袋上,还有点刺得慌。伸手一捞,是一只灰头灰脑的大老鼠。


另一个店员站在梯子上有些尴尬的朝明楼伸出手:“不好意思。”


果不其然,一个高处的笼子是打开的。明楼有些乐了,伸手戳了戳还没他半个手掌大的小东西,小家伙扭了扭身子,顺着明楼的手臂一直爬到肩膀上蹲着。笼子里的大猫呼噜呼噜的哼着,明楼从店员手里接过猫笼子,拎起来凑到眼前:“回家吧,胖子。”


还真沉。


把猫笼子放在台子上,指了指自己右肩上蹲着的小东西:“还有这只老鼠。”


店员有些尴尬:“先生,这个是松鼠。”


“嗯……”明楼拿卡的动作停顿了下,“那就还有这只松鼠。”


 


1.5


明台站在门口,扶着鞋柜努力甩掉脚上的球鞋,朝着里间喊:“阿诚哥?”


“进来吧,我在厨房。”


“好咧。”


一低头,一只白色的团子正仰头看着他。明台连忙甩掉另一只脚上的鞋,刚摸了摸团子脑袋,小东西就一个翻身躺倒在地上,圆滚滚的小身子扭啊扭的。


“阿诚哥,你这养的是啥?”


厨房油烟机声音有些大,明诚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
明台提着小团子的两只前爪,一二一的教他用后腿走路,一人一狗别别扭扭的挪到了厨房门口。


“我说这是什么品种?”


“可蒙。”


“可萌?”明台把团子放回地上,轻轻踢了一脚它的屁股,看小东西像个球一样的滚到了明诚脚边,“是挺萌的。”


 


“团子?”


明台脱了鞋,光着脚踩在地板上。扬起脑袋朝书房喊:“阿诚哥,团子不在家吗?”


“不是在客厅吗?”


“哪儿?”


“地毯那块吧。”


明台踩了踩明诚家的白毛长地毯,就见突然一个东西站了起来,甩了甩毛,前爪扑在地上,屁股翘得老高,打了个巨大的哈欠。长毛怪一跃跳上沙发,伸着舌头呼哧呼哧的冲着明台哈气。


“阿诚哥!”明台拖长调子往书房跑。


“怎么了,一惊一乍的?”


“你家拖把成精了!”


 


2


曼丽来领回大脸猫的时候,明楼正坐在餐桌边,一颗一颗的仔细剥着松子。


“哥?”


一人一松鼠同时转过脑袋看他。明楼朝窗帘那块努了努嘴:“喏,你的胖猫回来之后就呆那了。”


曼丽一把撩开窗帘,露出一团蓝灰色的毛球。


“哥,你是不是骂他了?”曼丽把毛球抱起来,轻轻挠它下巴,边说边走到餐桌边坐下,“你看,不开心了。”


明楼回头瞅了瞅表情臭臭的猫脸,寻思了一下:“它不是就这一个表情吗?”曼丽瞪了他一眼,“它朝阿橙伸爪子,我就打了它一下,这家伙还想抓我。”


“阿橙?”


明楼指了指桌上正抱着一颗完整的松子不知如何下口的松鼠,示意曼丽看前爪,一身灰黑色毛发的松鼠前爪的橙色尤为显眼。小东西自己啃了半天,两爪子抓着松子朝明楼一递,眼睛圆溜溜的看着他。


明楼乐颠颠的上前给它把松子剥开,放在手心朝他摊开:“来。”


曼丽在一旁抖了抖:“哥,你这是,松鼠奴?”


 


2.5


“团子?”


明诚手下动作没停,动作利落的将萝卜丝切得粗细几乎一致。“别总团子团子的叫,有名字的。”


明台偷了一口放在一旁的卤牛肉扔进嘴里,问道:“叫什么?”


“明楼。”


???


明诚放下刀,拍了拍手,正两抓搭在流理台上觊觎着牛肉的大狗立马摇着尾巴把脸冲着他。明诚一只脚脱了鞋,虚虚的踩在大狗身上:“以前唤他过来就‘lololo’的叫,它也听习惯了,但是有次带出去遛,他一下子跑不见了,我回头找的时候实在喊不出口。”


明台脑补了一下这个美丽的画面:他玉树临风的阿诚哥拿着狗绳子,在小区里一边转悠一边“lololo”的喊,跟二傻子一样。


“所以就取了个谐音。”收回脚踢了踢大狗,示意他去找明台,“跟我姓,自然就叫明楼咯。”


 


“啊——”明台正躺在沙发上,大狗重重的跳上来,亲热的在他脸上舔了两口,“……诚哥。”


明诚从书里抬起头,拍了拍沙发,大狗立马抛弃明台,蹭到明诚脚边。


“我……”被踹了两脚的明台终于把埋藏在心底已久的疑问说了出来,“它它它,它到底多重啊?”


明诚放下书,伸手给大狗挠痒痒。“大型犬嘛。”


明台捂着肚子坐起来:“那他也超重了吧。”


明诚干脆坐到地毯上,低头拿鼻尖碰了碰狗鼻子,不以为然:“胖一点比较可爱啊。”


“阿诚哥,我很严肃的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它要跑起来,你真的拉得住?”


 


3


阿橙太小了,明楼实在放心不下,临出门前换了一身休闲服,把它往口袋里一揣,下楼去了车库。


“明总好。”


“明总好。”


明楼一一点头,电梯门关上前还看见两个员工遮遮掩掩的朝这边看。


“明总今天好帅。”


 


到了办公室把小松鼠拿了出来放到桌上,袖子向上挽了挽开始处理文件。没多久松鼠就醒了,顺着明楼写字的手又爬上他的肩膀,瞅准早上睡觉的兜往下跳。


被明楼接个正着。


重新把阿橙放回桌上,拿手指轻轻戳了戳它:“胆子可真大,不要命了?”


小松鼠一把将明楼的食指抱住,睁着还没睡醒的眼睛看着他。


 


王天风倚着门口看了一会才出声:“玩过家家呢?”


走在后面的明镜一把推开他,径自走过去坐到明楼办公桌前。每次见面就吵,这两人也不嫌烦。


明楼没接茬,王天风也觉得没意思,摸了摸鼻子站到椅子后替明镜捏肩膀。


“咦,这是什么小东西?”明镜说着把手伸过去。


小松鼠也不怕生,拿鼻子轻轻拱了拱明镜的手。


“阿橙。”明楼说着把小松鼠又捞了回来,解释道,“没剪指甲。”


明镜看着他没说话,似笑非笑,护崽就护崽,还找借口。


 


3.5


“阿诚哥。”


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
“你把团子,我是说明楼借我吧。”


明诚把裹好糯米的珍珠丸子放到盘子里,抬头看他:“你要干嘛?”


“我……”把被自己捏的不成样子的衣服下摆拍平,“你就借我呗。”


明诚转过头在蒸锅里放水:“不说清楚不借。”


“行行行。”明台举手投降,“我在追一个女生,她特别喜欢小动物。”


毛长得更长,完全把眼睛遮住看不见的大狗在厨房打转转,鼻子不停的嗅,明诚朝他扬了扬下巴:“你管这叫‘小’动物?”


“阿诚哥你操那么多心干嘛?借我呗,阿诚哥——”


明台跳过去,像小时候一样拽着他的手摇啊摇啊。明诚把手举高连连退开:“好好好,借你借你,你现在别在这捣乱了行吗?”


“楼楼,过两天跟你明台哥哥出去玩。”


大狗在他脚上踩了一下,又亦步亦趋的到明诚脚边呆着。


“啧,真不友好。”


 


4


阿橙长得很快。刚开始的阶段一天能睡十几个小时,吃了睡睡了吃,过得相当腐败。在明楼所有的休闲服外套的兜里,都能找到几根或白或灰的松鼠毛。


也许是明楼惯的,阿橙虽然通人性,但也挺任性的,具体表现在吃、喝、睡上。


非明楼的枕头不睡。


而且闹钟一响若是明楼没有即时按掉,它一定会准时在明楼脸上来回踩,一直到明楼摁掉手机才又乖乖窝回枕头上。


一定要喝明楼杯子里的水。


但凡明楼喝了什么,阿橙一定要凑上去分享两口,从最开始的偷偷摸摸到现在已经是明目张胆肆无忌惮,就蹲在明楼跟前,一副“你敢不给我喝我就挠你”的霸王样。


吃东西就更别谈了。


飞扑上来抢明楼嘴里的面包都是小意思,经常站在松子桶旁吱吱叫唤,让明楼来替它剥。明楼有次数落它一只松鼠居然连松子都不会剥,下一秒阿橙就尾巴一甩,跳到沙发上钻进抱枕堆里,怎么叫也不理。明楼剥了一大捧松子,走过去跟松鼠嘀嘀咕咕了半天,小东西才终于又重新把脸颊塞到鼓鼓的。


目睹了一切的曼丽一手揉着怀里胖猫的大脸,一手飞快的发着微信:“我觉得我哥家的松鼠成精了。”


对方名字很快变成:正在输入中。


“我觉得我哥家的拖把狗也是。”


 


5


“明楼!”


正在遛松鼠的明楼下意识的回过头,却没看到一个熟人,皱了皱眉继续往前走。


“明楼!你再不回来不许吃饭!”


这好像不太对劲。


“明楼!回去给我站墙角!”


肯定不对劲。


他循着声音走过去,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正把手拢在嘴边不停的喊。他的松鼠突然动作迅速的顺着肩膀溜下去,小小的个子蹦跶的还挺快。


“阿橙,小心车!”


明诚愣了愣,低头看了看确认自己站在广场的地砖上,几个球型的石墩就算是大近视眼也不会忽视。


不远处一只白乎乎毛绒绒的拖把一颠一颠的冲过来,明楼刚要喊,大狗就刹住车,歪着脑袋打量地上小小的一只动物。松鼠轻松的一跳,顺着大狗垂到地上的毛就爬上了它的脑袋,爪子扒拉了几下,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位置,窝着不动了。


明楼看着有些傻。


明诚也愣愣的。


 


明楼清了清嗓子,问道:“这,你家狗?”


“嗯。”明诚把脚边的一颗石子踢开,“你这是,松鼠?”


“叫阿橙。”明楼看着正在大狗脑袋顶上四处转悠的小松鼠,点了点头。


明诚想怎么这么别扭呢,胡乱的应了声,冲着已经有些走远的大狗喊:“明楼,回来!”


“它叫,明楼?”


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
明楼笑了笑,朝他伸出手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明楼。”


明诚有点傻:“我叫明诚。”


 


正和于曼丽一起压马路的明台一个接一个的喷嚏。


“花粉过敏?”


“我恨春天!”


 


——END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
热度(297)

  1. 平生相见即眉开致力于放飞自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@Monica 后面还有